微信红包若干问题(赵英芳),发表于省级刊物《经营管理者》[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6067,国内统一刊号:CN51-1071/F]

浏览数:254     发布时间:2017-06-01

发布日期:2015/7/23

三中三高手论坛_全年免费三中三资料_特准特马资料 www.rsblawyer.com “微信红包”中若干涉税问题分析

赵英芳 

江苏致邦(常州)律师事务所    213000

作者简介:赵英芳 (1960-),男,江苏致邦(常州)律师事务所,学历:本科,研究方向:民商法

【摘要】 2015年开年之初最为火爆的便是“微信红包”了?!拔⑿藕彀币桓拇澈彀男问?,既简便又时尚,深受人们的喜爱。微信官方公布数据指出,2015年除夕当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1亿次。春晚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微信联合京东、泰康、微店等品牌商家共发出了5亿元现金红包。

【关键词】  微信红包  个人所得税  沉淀资金 

人们如此积极的参与表示“微信红包”的推出为人们所欢迎。然而“微信红包”后面的法律问题的争论也逐渐凸显。本文将着重探讨微信红包中是否涉及个人所得税以及沉淀资金的处理问题。为了方便分析,不妨将微信红包的发放分为个人向他人发放的红包和企业向他人发放的红包两大类。企业向他人发放的红包又可以分为企业向员工发放的红包和企业向客户发放的红包。我国《个人所得税法》第2条第10项明确规定:个人的偶然所得应当缴纳个人所得税。该法第3条第5项规定:偶然所得适用比例税率,税率为百分之二十。有学者认为,人们取得红包的收入属于偶然所得,应当依法缴纳个人所得税。但是,我国《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中第8条第10项中规定:偶然所得,是指个人得奖、中奖、中彩以及其他偶然性质的所得。

(一)个人向个人发放红包

就个人向他人发放的红包而言,与传统的亲朋好友之间互相给予红包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拔⑿藕彀钡氖褂迷诖舜Σ还切问缴系谋涠?,其实质并未改变。此时,红包的接受者并不属于得奖、中奖抑或是中彩行为中的任何一种。笔者认为,这也不属于《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2条第10项规定的“其他偶然性质的所得”。仔细分析可知,该条规定中的得奖、中奖或者中彩都需要有一定的先决条件。例如,得奖行为需要得奖人先前的行为表现或其他因素,中奖与中彩需要中奖(彩)人先前有购买奖(彩)票的行为。推理可知,条文事项的合并规定应当有一定的一致性,故而,该条文中规定“其他偶然性质的所得”也应当理解为事先存在某种原因,而不是纯粹习俗意义上的礼尚往来。

也有学者指出,红包资金转移属于个人赠与行为?!陡鋈怂盟胺ā返?span class="oldlb">2条第11项: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属于个人所得税的缴税范围。捐赠所得是否应纳入该条的范畴一直存在争论,截至目前,《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个人无偿房屋有关个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0978号)规定对房屋产权赠与行为中,受赠人是否应缴纳税款的行为作出了规定。对于其他事项(包括个人及企业赠与在内),并未有应当缴纳税款的规定。综合上述分析可知,个人向个人发放红包不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

(二)企业向他人发放红包

1. 企业向员工发放红包

企业向员工发放红包的行为并不能简单的视为与个人向个人发放红包的赠与行为的性质相一致。首先,企业与员工之间连接纽带是劳动合同。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员工与企业之间是一种金钱关系,员工出售自身的劳动力为企业创造价值,企业为此支付工资;其次,企业向员工发放红包的目的更多的偏向于给予员工以激励与动力。由此看来,企业向员工发放的红包可以视为《个人所得税法》第2条第11项中规定的“其他偶然性质的所得”,而不能简单的视为企业对员工的赠与。为此,红包接受者应当依法缴纳20%个人所得税。

2. 企业向客户发放红包

企业向客户发放红包与企业向员工发放红包在性质上有其相似之处,但也存在显著差别。相似之处表现在,企业对客户发送的红包并不是简单的感情联络,而是更多的出于对合作的巩固。应当认定为《个人所得税法》中规定的“其他偶然性质的所得”,进而排除人们简单将其视为赠与的一种形式,需要受到我国《个人所得税法》的规制。差异之处表现在,企业向客户发放红包的行为可能引发贿赂风险,尽管“微信红包”规定了红包数额的上限为200元,但是对于红包发放的次数并无限制。如果没有合理的方式进行管制,贿赂行为滥行会严重影响到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造成社会经济的紊乱。故而,对于企业向客户发送的红包应当严肃对待,依法征收个人所得税。

(三)沉淀资金的处理

有关数据指出,“微信红包”从制作完成到接受者体现的期间总计时最长为6天(春节期间转账可能时间更长)。且“微信红包”的使用需要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持(此处为财付通),涉及到第三方支付平台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沉淀资金的问题。笔者认为,“微信红包”使用的期限不过短短数日,并且每个红包数额都有上限,因此不太可能会产生多少利息。当然从法律关系的角度出发,我们应当认清期间的法律问题及相应资金的归属问题。从现实中看来,“微信红包”中沉淀资金及利息的归属不容易做到分配。但是,全国有6亿微信使用中,如此大的基数,即便“微信红包”的金钱数额都很小,总量是非常大,相应的沉淀资金的利息也是一笔客观的数目。如果该利息最终没有退还给“微信红包”的发送者或者转给接受者,那么该利息最终将给了第三方支付平台,显然,该平台取得利息的行为属于不当得利。此外,沉淀资金在沉淀期内产生的利息所应缴纳的税款具体由谁支付,如何支付?如上述分析所言,该问题的认定并不复杂,利息的归属人便是相应的纳税人。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利息的归属人通常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支付,要求红包的发送人或者接受者缴纳税款是不合理的。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微信红包”的发送方或者接受方并不在意那微小的利息,因此,关于沉淀资金利息的归属问题并没有引起多大的争议。

(四)小结

归根结底,“微信红包”的出现是互联网金融创新的结果。任何金融创新产品的出现都不可避免的会存在一些法律问题,甚至会由于法律制定的滞后性因素,存在法律空洞的问题。此外,缺乏法律的规制可能会造成金融市场的紊乱,税法作为一门重要的调节金融市场的法律更应当在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因此,我们应该加快完善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法律法规,尤其是税收方面的法律法规,降低金融创新产品的风险。

 

参考文献

[1] 徐小康:《法律探“微”》,载《检察日报》,2014221日第005版。

[2] 梁锋:《微信红包》,载《新闻前哨》,201404期。

[3] 王兆东,李庶民:《微信红包不能“飞”出法律边界》,载《金融时报》,2014222日第004版。

[4] 邵鹏璐:《“移动支付”创新可贵 却不能忽视潜在风险》,载《中国经济导报》,2014220 日第B01版。


上一篇:浅析我国破产撤销权制度的立法不足与改进(方忠宏),发表于省级刊物《企业科技与发展》2014年第18期[国内统一刊号:CN45-1359/T
下一篇:食品安全执法(王捷),发表于省级刊物《才智》[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3-0208,国内统一刊号:CN22-1357/C]